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 » 公益 » 寒夜里有多少流浪者想求救?救助站限制多

寒夜里有多少流浪者想求救?救助站限制多

2012-12-05 13:51:24 来源:羊城晚报 
内容摘要: 摘要:2月2日夜,15摄氏度,寒风轻刮,韩老头蜷缩在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前的过街隧道里,而老王则依然在江湾立交打地铺。他们是孤独的城市露...
 摘要:2月2日夜,15摄氏度,寒风轻刮,韩老头蜷缩在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前的过街隧道里,而老王则依然在江湾立交打地铺。他们是孤独的城市露天栖息者,栖霜宿露,需要棉被、棉衣御寒,但是,他们折射出的农村养老、家庭沟通等问题更待解决。


寒夜中的乞讨者

救助站对流浪者有救助次数、时间的限制,流浪老人无人供养宁愿孤身讨生活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黄晓晴

佛山

流浪者多不愿受救

12月2日夜,15摄氏度,寒风轻刮,韩老头蜷缩在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前的过街隧道里,而老王则依然在江湾立交打地铺。他们是孤独的城市露天栖息者,栖霜宿露,需要棉被、棉衣御寒,但是,他们折射出的农村养老、家庭沟通等问题更待解决。

镜头一:流浪老头长年睡隧道

12月2日白天,冷雨难得不再下了,被雨打湿的街道经风一吹,很快变干,市一医院门口的隧道也不再潮湿。夜晚9点,往来隧道的人渐渐得少了下来,韩老头抱着自己的铺盖,在隧道内一个绿色的垃圾桶旁找到了合适的栖身之处。

他先将一块纸皮铺在地上,再准备将床铺往上铺。此时,一个背着大背包的路人停下来,从钱包里掏出两块零钱递给他,他连忙弯下腰,伸出双手接过钱,嘴巴蠕动,像是道谢。在韩老头看来,路人还算友善,倒是一些拾荒者让他烦心:“放在铺盖里的药,夜晚睡着了,竟然被人捡走。”

69岁的韩老头家在河南驻马店,他说在家里种田挣不了什么钱,村里的男人多都出来了,或打工,或捡破烂。十年前他从二楼摔下来,把腿摔坏了,每到冬天,脚就会冻肿,为了避寒也为了谋生,他索性跟着老乡一块来佛山,从前年开始,每年11月份来佛山讨生活,春节后再回到河南家中。

在佛山讨生活,韩老头心里惦记的是家中99岁的老爹。虽然他有两儿一女,但都在乌鲁木齐打工,有自己的家小要养活,根本管不了他夫妻俩跟他老爹。

韩老头只能自己挣钱维持家计,“每攒够一百、两百就打到卡上,寄回家”。

镜头二:白天打散工晚上住桥底

与韩老头一样,在这个城市栖霜宿露的还有老王。

12月2日0时54分,江湾立交桥底,气温11摄氏度,冷雨夜。江门鹤山人老王已经收拾好,歇下了,一辆老式的凤凰牌自行车静静地在他身旁“陪伴”着他。

江湾立交是老王固定的栖身处,他在此打地铺已有一年多。与韩老头不同,老王并非乞讨者,是打散工的。“帮人铺地砖,搞装修,有时有得做,有时没得做,多时一个月搵一两千元,少时几百元。”老王也想租间屋住,却因身份证是一代身份证,人家不肯租房给他。老王每天吃七、八块钱一份的快餐,剩下的钱都用在抽烟上。夜晚十来摄氏度的气温,穿棉衣的路人都缩着脖子拉紧衣襟,老王却说不冷,“已经习惯了。”

初跟老王聊天,他怀有很深的戒心,问他是哪里人,他只答是“五邑的”,问他今年多少岁,他就说“几十岁”。来佛山是因为“在家里跟儿子不知说什么好”,他说趁自己还能干得动,在佛山做几年散工。

在江湾立交,老王有个“邻居”,也在那睡了一年有余,可是老王只认得他的样子,并不知道他的姓名。“像我们这样的,很少会相互问姓名,问了别人也不一定跟你说真话。”老王笑着告诉记者。


免责声明: 本文(寒夜里有多少流浪者想求救?救助站限制多 )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广东之窗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广东之窗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总编信箱:gd@igdzc.com

粤ICP备16091173号-2

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7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