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读金庸、唐诗与新媒体:说我乱谈是你读书少 -【广东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 » 资讯 » “六神磊磊”读金庸、唐诗与新媒体:说我乱谈是你读书少

“六神磊磊”读金庸、唐诗与新媒体:说我乱谈是你读书少

2015-07-01 14:25:38 来源:重庆青年报
内容摘要: 六神磊磊:原名王晓磊,媒体人,腾讯“大家”专栏作家,2014年开设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以独特视角和幽默风格,解读金庸小说中的有趣细节,成为最受欢迎的原创自媒体之一。

  原标题:说我乱谈是你读书少 “六神磊磊”议金庸、唐诗与新媒体

  六神磊磊: 原名王晓磊,媒体人,腾讯“大家”专栏作家,2014年开设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以独特视角和幽默风格,解读金庸小说中的有趣细节,成为最受欢迎的原创自媒体之一。

“六神磊磊”读金庸、唐诗与新媒体:说我乱谈是你读书少

  “这个问题略腹黑”、“又在给我下套”,不时调侃一番后,网名“六神磊磊”的王晓磊回到正题,条理清晰地回答了重庆青年报记者的问题。供职于新华社的他,一改“国社风格”,以更有趣更超脱的视角解读金庸、评说时事,成为了自媒体江湖中“一人一派”的重要力量。《猛人杜甫:一个小号的逆袭》、《今天能读到唐诗,你知有多幸运吗》随便过百万的阅读量,让摇摇欲坠的“内容为王”说,轻轻喘了口气。

  金庸小说够复杂好拿来说事

  重庆青年报: 怎么想到做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

  六神磊磊: 2013年年底,我们单位在北京封闭式培训,觉得无聊,所以就想做个公众号玩。刚开始并没有读金庸,而是想做一个解读新闻联播的公众号,真正做的时候发现挺难,你必须每天去看新闻联播,话题还有所限制,就放弃了。

  后面才想到读金庸的小说,它的内容丰富,人物也多,和现实联系得比较紧,它的复杂性够拿来说事还装得下。

  如果是读古龙的小说,书显得有点简单了,内容装不下;如果是读红楼梦,大家又没那么熟悉,选来选去就选了金庸。

  重庆青年报: 您觉得金庸本人更接近于他小说里面的哪个人物?

  六神磊磊: 他本人比较像南帝一灯大师。一灯大师的本领、学问没话说,为人也挺好,我们读金庸的传记就知道老先生为人特别好,大家都挺敬佩他的。

  但是一灯大师不像老顽童、洪七公这些人那么率性洒脱,对有些事情比较纠结,比如感情。我觉得金庸也很想成为老顽童那样的人,但碍于社会地位和身份,他被方方面面的事情羁绊干扰,没法做到,所以我觉得金庸的性格更像一灯大师。

  重庆青年报: 这两年,网上不时出现金庸被死亡的新闻,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您会如何评价他的成就?

  六神磊磊: 这个问题略腹黑。第一个我们希望老人家长命百岁,身体健康;第二个,一个作家的历史地位,当下很难看出来,虽然距离他1955年写第一篇小说过去了60年,但还是很难给一个定位。他肯定是中国畅销文学的高峰,现在还只能这么说,之后怎么评价,看以后吧。只要读者喜欢,一直有人愿意买他的书看,评价高低都不重要。

“六神磊磊”读金庸、唐诗与新媒体:说我乱谈是你读书少

  媒体人身份更了解新闻和读者

  重庆青年报: 您多借用金庸小说讨论社会热点事件,一开始就这样操作,还是后面调整的?

  六神磊磊: 一开始不是。作家严晓星写了一本书叫做《金庸识小录》,介绍一些知识性的东西,比如说油漆污染了眼睛,金庸小说里说用螃蟹捣成酱可以治,严晓星就去解答,为什么螃蟹酱可以治眼睛。

  我最初也是自娱自乐,介绍知识性的东西。但毕竟自己也搞新闻,有职业习惯,碰到热点事件就想去掺和,慢慢地变成这个风格了。

  重庆青年报: 结合社会热点的文章是否更受读者欢迎?会不会依据点击量调整文章类型?

  六神磊磊: 不好说。按道理讲,和热点结合的更受欢迎。但有的时候不是热点的东西,大家也转的很多,比如说聊感情类的话题,比如《王重阳和林朝英:他们还以为自己在谈恋爱》和新闻事件无关,大家也爱看。

  写文章还是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来,自己不感兴趣或者不了解的内容,就不会去参与。另外,我觉得还是要坚持自己的风格,自己谈自己的风格有点奇怪,我是希望能做到有趣、好玩、涨知识。

  重庆青年报: 文章内容需要策划吗?

  六神磊磊: 如果有热点话题,我又不吐不快的话,会用上半天或一天时间去琢磨,把自己的观点想清楚后,再结合金庸小说的内容去写,半个小时就能写完。

  重庆青年报: 体制内媒体人的身份,对您写作“读金庸”有什么影响?

  六神磊磊: 肯定有帮助,一方面更了解新闻,一方面更了解读者。对热点更敏感,会知道大家更关注什么;媒体人经常面对读者,你会比较了解读者的脾气,什么事他能接受,什么事他接受不了,什么话说了之后他会跳起来。

  至于有些话题能否去触及,我觉得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我是读金庸,读金庸不敏感,这么好的通俗文学,没有任何问题呀。

  重庆青年报: “六神磊磊读金庸”上的文章诙谐幽默,新媒体对您的写作风格有影响吗?

  六神磊磊: 不要觉得因为有了新媒体,写东西的方法就变了。写给大众看的东西,就要写的清楚明白,所以白居易写诗要老妪能解。以前有很多经典,放到新媒体上依然是好文章。

  新媒体没有改变好东西的标准。如果说是因为换到新媒体的平台上,你的东西就没人看了,那只能说明你过去做的一直都不好。

  你原来躲在书房里写东西没有人看,自己并不知道或不去面对它,但是有了新媒体后,你必须要去面对它,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观点不值一驳,逻辑漏洞百出,引用的事实都是错误的,新媒体只是把它暴露出来了而已。

  文化保存不易向传承者致敬

  重庆青年报: 近期,《今天能读到唐诗,你知有多幸运吗》一文在网上转载率较高,怎么想到写这篇文章?

  六神磊磊: 今年下半年要出一本和唐诗有关的书,所以近期陆续在写相关文章。

  平时读书的时候,发现了这篇文章里提到的点(指文章的结论:守护着我们的唐诗的,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他们与摧残文化的力量对抗,呵护着脆弱的纸张和卷册,他们的藏书楼建了烧、烧了建,编的书印了毁、毁了印,仍然让四万多首唐诗穿越兵火燹灾,度过重重浩劫,一直传到了今天)。

  为了保护唐诗,把我们的文脉保留下来,历史上的一些人做了极大贡献,我一直想写这个事,正好要出书,就写下来了。

  重庆青年报: 在今天的技术条件下,还需要这类人吗?

  六神磊磊: 不尊重文化、破坏文物的事情,从未绝迹,所以还是挺需要这种精神的。我们回头看,是向有贡献之人致敬,也在提醒着我们文化来之不易。今天不需要抄书,但可能需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去传承文化,比如多做普及性的工作、翻译性的工作,推广一些古典、深奥难懂的文化。相对现代来说,古代有机会把文化当职业的人挺少的,现在容易多了,只要我们愿意,多多少少都可以参与进去。

  重庆青年报: 除了金庸小说和唐诗外,现在主要还读什么类型的书?对于读书有没有自己的心得?

  六神磊磊: 现在主要想把经典的大部头书啃掉一些。

  谈读书的话,以读唐诗为例。一开始会去看流传比较多的唐诗选集,比如说《唐诗三百首》。看完之后你慢慢就觉得不满足,想知道这些诗歌背后的故事,例如白居易为什么要写《长恨歌》,谁让他写的?在诗里讽刺玄宗皇帝,他不会受影响吗?当时的人怎么评价这首诗?这时会去找一些背景类的书来读,

  比如《唐诗纪事》。

  当你知道这些故事后,又有一些新的想法,比如你觉得好的诗,历代的评论家、批评家觉得好吗?拿杜甫的《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来说,现在我们都觉得挺好的,可能历代批评家觉得这首诗挺笨拙的,路数不对,

  这样你就会有兴趣看一些文论、文学批评。

  看了文学批评后,你又会发现当初读的唐诗数量不够,没法全面地了解一个诗人,这时你就会去翻《全唐诗》,读李白的全集。

  另外,还有种方法,是从一个作家不停地跨到另一个作家,比如说你看了莫言,就会想到马尔克斯的作品,每个作家都会给你介绍他喜欢的作家,通过他的书、文字、精神、感觉给你引导到一个新的天地去。

免责声明: 本文(“六神磊磊”读金庸、唐诗与新媒体:说我乱谈是你读书少 )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广东之窗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广东之窗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总编信箱:gd@igdzc.com

粤ICP备16091173号-2

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7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