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 » 东莞 » 揭秘东莞黑社会的真实生活 东莞新一代黑帮的复杂内幕

揭秘东莞黑社会的真实生活 东莞新一代黑帮的复杂内幕

2015-08-24 11:52:08 来源:新浪网
内容摘要: 改革开放初期的东莞曾是最黑暗的时期,据经历过那个时候的长辈们说,那时东莞的小混混都能当街抢外地打工者的包,实际上,东莞远比小混混抢包复杂。当初的黑社会已经消沉,现今新一代的黑社会有是如何在这座城市生活的?揭秘新一代黑帮的生活:一起犯事却不知道彼此的姓名。

揭秘东莞黑社会的真实生活 东莞新一代黑帮的复杂内幕
现实的黑社会生活远比影视剧里呈现的精彩
揭秘东莞黑社会的真实生活 东莞新一代黑帮的复杂内幕
东莞黑社会成员受审时的照片

  天色已经很晚,汪建华走进饭店,他要在这里见一个警察。

  人早已经来齐,只差他一个。见汪建华进门,警察站起身,开始向他介绍同席的人:黑帮头目,以及他的小弟们。这让汪建华感到有些出乎意料--警察,黑帮,清华社会学博士,坐在了一张饭桌前。

  2013 年,汪建华在珠三角开始了对农民工与帮派的研究。半年的调查访问后,汪建华写成了一篇1万1千字的论文。2014年12月16号,清华大学社会学和中国青 少年发展基金会在北京发布《新生代农民工组织化趋势》报告。汪建华的调查,与其他青年学者关于工会、NGO研究一起,组成了这份颇具份量的调查报告。

  自 1978年后,这个庞大的国家像一台轰鸣的机器,在工业化的路上奔跑着,冒着滚滚黑烟,它的燃料来自于广阔的土地、丰富的资源和廉价的人口。迄今为止,这 个机器已经卷进了2亿7395万人,相当于日本总人口的2倍,英国总人口的4倍。其中33.7%是30岁以下的青少年,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会在东部沿海城市 中相遇,成为工友。

  上个世纪在长三角发生的故事,在2013年的珠三角重演了。从小乡镇里走出来的年轻人,怯怯地进入大城市里,却被霓虹车流晃晕了眼。同乡会、行业商会、甚至犯罪团伙,或是网络游戏公会,只要是能给予庇护和归属感的,都能吸引那些初至陌生城市的年轻人。

  在 帮派世界里,无论是初来乍到的年轻人,还是混迹多年的老江湖,都必须遵循这个世界的规矩。"这一行看似很乱,但是都有它的规矩。在他们大部分人的观念当 中,不会因为我是一个黑-社-会我就\'黑\',哪怕他做的是那种砍人的生意,都会有自己的一套世界观。"在半年调查结束后,汪建华如此总结。

  ▎东莞黑社会的明秩序与暗秩序

  长 久以来,国内对农民工组织的研究大多集中于工会、NGO、工厂内部的人际关系,汪建华和他的老师们觉得,若是无视工厂周围肆意蔓生的黑帮,整个研究拼图就 缺了一块。作为资历比较老的博士生,汪建华自告奋勇地接过了这个题,但他一筹莫展,无从下手,虽然他知道,那些隐而不宣的地下组织如同蛛网一般密布整个城 市。

  他需要一个把他带进那个世界的引路人。有人建议他,可以找找警察。

  汪建华 调查的第一站是东莞,这是个1988年才升级为地级市的年轻城市,246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住着831.66万人,77.28%是他乡而来的寻梦者,只有 188.93万人拥有本地户籍,是这座城市的永久居民。按照本地人口数配置的警力少得可怜,在2014年声势浩大的扫黄行动中,东莞出动了6525名警 力,几乎已经是倾全市之力。15万名治安员成了警力不足的替代品,2000块一个月,只有一万多人拿到了编制。

  一个 人口几十万的社区里,警察只有6、7个,治安员成了老板们最常见到的"执法者"。若是有人新开一家店,多少会"给些好处",再不济,也会请他们吃顿饭。在 社会上摸爬滚打的治安员,成了汪建华最好的引导者。他们骑着电动车,带着汪建华行走在珠三角城市的大街小巷里,到处指点--这个老板是谁,那个老板是谁, 他们背后又是谁。

  坐在治安员的电动车后座,潮热的湿气扑面而来,密密麻麻的楼宇把道路和天空撕裂成一个一个逼仄的细条。在珠三角城中村做调查的半年里,这是汪建华最熟悉的风景。

  治 安员阿华(化名)曾在帮派里混过,虽然已经"金盆洗手",却保持着原先的装束--戴墨镜,骑着摩托车。大多数时候,是他带着汪建华走街串巷,和帮派头目们 聊聊天,喝喝茶。他深谙黑白两道之间的规矩:"你要开个酒店洗浴城,你必须先把(派出)所领导伺候好,去工商、消防什么的都办好了,把这些都搞好了,剩下 的就是你想平稳做生意的,肯定有方方面面的人去到你那里,喝醉酒了,喜欢装逼,在那里打起来了。你要报警多麻烦啊,人家客人一看,哎呀警察又来了,他妈老 是有警察。那怎么办呢,你要有一套明的秩序,一定还要有一套暗的秩序。"

  在论文中,汪建华引用了阿华的这段话,并加上了自己的注解:"政府提供明的秩序,黑-社-会提供暗的秩序,政府和黑-社-会形成了共生共存的复杂生态圈。但是黑白之间如何划界,是长期博弈的结果,任何一方越界,可能都没好果子吃。"

  作为执法者的警察和治安员,若超出了"界限",会遭到报复。东莞的一名治安员曾在街上被人拍了一砖头,之后只要背后有点动静都会立刻回头看看。"他们(治安)队员也有权力,但也要低调,他也怕哪个砖头乱飞啊。都靠做人,你做人好,我吃饭喝酒就请你。"

  相 应的,帮派也得摸清政府的底线,什么生意可以在台面上做,不同地区的尺度是不一样的。一个深圳黑-帮头目曾告诉汪建华:"东莞那边和我们不一样,法律不一 样,底线不一样。有些东西那边能做这边不能做,像在那边,可以卖毒-品,但这边就不行。(惠州)淡水,那里卖-淫,国家都不管,卖-淫已经公开化了。深圳 这边只能偷偷摸摸搞。东莞那边,凤岗,就可以明码标价。"

  2014年2月,汪建华还在北京奋笔疾书写论文时,东莞大规模扫黄,这套运行多年的灰色规则被彻底打断了。汪建华提笔在论文中加了一句:"更高级别的权力介入,也有可能打破原有的生态平衡,比如最近的东莞扫黄,当地黑帮和政府相关部门共生的利益链条就遭到严重摧毁。"

  "什么是白社会,什么是黑-社-会?"坐在自家赌档门前,从山东老家来深圳打拼的小头目阿光(化名)反问汪建华,他透过墨镜打量着这个满脸学生气的博士,开始自问自答起来:"戴上墨镜就是黑-社-会,摘下墨镜就是白社会,关键取决于你怎么看。"

免责声明: 本文(揭秘东莞黑社会的真实生活 东莞新一代黑帮的复杂内幕)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广东之窗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广东之窗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总编信箱:gd@igdzc.com

法律支持: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 刘云海律师 粤ICP备16091173号-2

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7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