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玉玉之父:想打工改善下生活 无法原谅诈骗者-【广东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 » 资讯 » 徐玉玉之父:想打工改善下生活 无法原谅诈骗者

徐玉玉之父:想打工改善下生活 无法原谅诈骗者

2017-06-28 05:05:36 来源:重案组37号
内容摘要: (原标题: “徐玉玉”之死,与这7个人有关…… )

(原标题: “徐玉玉”之死,与这7个人有关…… )

今天(27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山东“徐玉玉案”在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2016年8月,刚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高三毕业生徐玉玉接到诈骗电话,在被骗走全部学费9900元后,她猝死在报警回家的路上。今天上午,与案件有关的7名被告人悉数出庭受审,下午3点46分,审判长宣布休庭,案件将择期宣判。重案组37号通过庭审现场以及对徐玉玉家人的采访,来带大家了解这个案件的始末。

徐玉玉之父:想打工改善下生活 无法原谅诈骗者
时隔近1年,“徐玉玉”这个名字仍会引起大家对电信诈骗的关注。

7人被控电信诈骗56万余元

时间倒回2016年8月19日,18岁的山东临沂高中生徐玉玉接到一通电话,对方声称要为她“发放助学金”,由于她刚收到南京邮电大学录取通知书,事前也申请过助学金,因此对这通电话没有多怀疑。在对方的指引下,徐玉玉将卡内原本准备交学费的9900元打入对方提供的账号。但当她把电话回拨时,对方已无人应答。

当天晚上7点半左右,报警后离开派出所时,坐在父亲电动三轮车后座的徐玉玉突然昏厥,叮嘱女儿“把外套穿上”的徐连彬,回头时发现徐玉玉瘫倒在车里,“身子已经软了”。

连续抢救2天后,准大学生徐玉玉死了。而“女大学生被骗光学费离世”的事件,也在全国引发一场关于电信诈骗的全民讨论,随之而来,是针对电话诈骗的空前规模打击行动……

2016年8月27日,被告人陈文辉、郑贤聪通过新闻媒体得知徐玉玉被骗死亡后,分别到福建省安溪县公安局、永春县公安局投案。同年10月29日,被告人陈宝生到安溪县公安局投案。

山东省临沂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11月至2016年8月,被告人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等人交叉结伙,通过网络购买学生信息和公民购房信息,分别在海南省海口市、江西省新余市等地,冒充教育局、财政局、房产局工作人员,以发放贫困学生助学金、购房补贴为名,以高考学生为主要诈骗对象,拨打电话,骗取他人钱款,金额共计人民币56万余元,通话次数共计2.3万余次,并造成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高考学生徐玉玉死亡。

山东省临沂市人民检察院还指控,2016年6月至8月,被告人陈文辉通过腾讯QQ、支付宝等工具从杜天禹处购买非法获取的山东省高考学生信息10万余条,并使用上述信息实施电信诈骗活动。

公诉机关认为,应以诈骗罪追究陈文辉等7名被告人刑事责任;同时,还应当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陈文辉刑事责任。

徐玉玉之父:想打工改善下生活 无法原谅诈骗者
在法庭上,法医学专家认为徐玉玉之死与被骗有因果关系。

死因与电信诈骗是否有关成争议焦点

对于指控,7名被告人在法庭上悉数认罪。

被告人之一陈文辉供述,2016年6月至8月,他们通过腾讯QQ、支付宝等工具从另案处理的杜天禹处购买非法获取的山东省高考学生信息10万余条,并使用上述信息实施电信诈骗活动,其中就包括徐玉玉的个人信息,通过海量拨打电话,找到了徐玉玉,之后冒充教育局、财政局工作人员,以发放贫困生助学金为名,骗取了徐玉玉学费共计9900元。

除徐玉玉外,这七名被告人还骗取了山东、福建等地多名高考生的钱款。

“我老家是做铁观音的,这几年茶叶不好,家里经济也不太好,电信诈骗钱来得快嘛,所以就去做了。”陈文辉在法庭上说。

徐玉玉的死因是否与电信诈骗电话存在因果关系,成为案件的焦点。据最高检披露,办案过程中,案件承办人仔细审查了徐玉玉住院抢救的病历、与主治医生进行沟通交流、邀请全国的知名法医学专家座谈,最终决定向法院申请了两个专家证人出庭,以此对徐玉玉的死亡原因作出专业解释。

在今天的庭审中,该案鉴定人薄召利、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系教授刘良、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张海东两位专家学者,分别作为证人出庭作证。

据央视报道,公诉机关出示的徐玉玉死亡原因分析意见书证实,徐玉玉系被诈骗后出现忧伤、焦虑、情绪压抑等不良精神和心理因素的情况下发生心源性休克;行心肺复苏后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亡。

辩护人则认为,现有证据不能确定徐玉玉的死亡与被告人的诈骗行为有因果关系,即便有因果关系,徐玉玉的死亡也是多因一果,不能将责任全部算在被告人身上。临沂市公安局法医和两名法医学专家就徐玉玉死亡原因出庭结合徐玉玉被骗前身体状况,被骗后的异常情绪及医院的抢救病历等综合分析,认为徐玉玉死于心源性猝死,与徐玉玉被诈骗之间有因果关系。

下午3点46分,审判长宣布休庭,并未当庭宣判。

徐玉玉之父:想打工改善下生活 无法原谅诈骗者
贩卖信息的黑客目前已经被审查起诉。

重案追踪

贩卖信息的“黑客”已被审查起诉

在徐玉玉案中,贩卖包括徐玉玉等多人信息的犯罪嫌疑人杜天禹,今天并没有出庭受审。此前最高检的通报称,“黑客”杜天禹目前被另案处理。

临沂市检察院有关负责人透露,个人信息遭到泄露是造成徐玉玉诈骗致死重要原因,但由于涉及的罪名、调查取证的进度等多种因素,杜天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一案作为独立案件单独移送起诉。目前,杜天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已移送到罗庄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重案对话

对电信诈骗者“不可能原谅”

27日上午8点多,父亲徐连彬出现在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因为后期要作为证人出庭,因此他未参与旁听。重案组探员在开庭前与徐连彬进行了一次对话。

“希望法院严惩诈骗者”

重案组37号:要开庭了,心情怎么样?

徐连彬: 心情?心情很复杂,说不出来的感觉。忐忑有一点,有一点着急。但是我相信法律,相信法院会作出公正的判决。

重案组37号:怎么看待那些电信诈骗者?

徐连彬:想起那些人(诈骗者),还是无法原谅,他们怎么能挣钱不要良心,他们做人的底线没有了。

重案组37号:对于法院判决,有什么期待?

徐连彬:希望法院严惩这些诈骗的,不要再让别人被骗了。

“要继续打击电信诈骗”

重案组37号:现在家里生活状况怎么样?

徐连彬:家里之前盖房子欠了钱,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挣钱。但是在农村做零工,又没有技术,挣的钱也就刚还够吃饭,还债还是很远的事情。

重案组37号:案发至今,跟嫌疑人的家属接触过吗?

徐连彬:没有,我没有主动联系过他们,一直没有人联系我,没有人跟我说声道歉。

重案组37号:想过通过要求赔偿来弥补女儿的离世吗?

徐连彬:我们没有提赔偿条件,就算那边(嫌疑人家属)私下里来提,我也不会借这个发财。我听说,那边的条件也不太好。我不是为了钱,希望国家继续打击这种电信诈骗。

“不原谅诈骗者”

重案组37号:还会经常想女儿吗?

徐连彬:有时候觉得就像是前几天的事,回头再一想,孩子都没了快一年了。现在站在孩子卧室,好像还能看见她。

重案组37号:快一年了,有没有可能原谅那些电信诈骗者?

徐连彬:不原谅,不可能原谅他们,我的家毁了,给我们一家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我不能原谅。

重案组37号:现在还有什么心愿吗?

徐连彬:想出去打工,找点活,改善下家里的生活条件。

徐玉玉之父:想打工改善下生活 无法原谅诈骗者
徐玉玉接到的录取通知书和当时接到诈骗电话的手机。

徐玉玉案件与全民打击电信诈骗

过去的一年,徐玉玉案的每一个节点,都会引起关注,伴随着案件的进展,全社会也在立法和执法层面,对电信诈骗展开了全面打击:

2016年8月20日,临沂警方对徐玉玉案立案侦查,公安部于8月底挂牌督办该案,并于8月26日发布A级通缉令,对涉案嫌疑人予以通缉。8月28日,随着最后一名在逃嫌疑人郑贤聪向警方自首,徐玉玉案告破。

2016年9月23日,最高法等六部门联合发布《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有媒体指出,这是史上最严厉的打击电信诈骗的举措。


2016年9月30日,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检察院对该案犯罪嫌疑人陈文辉等7人,依法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

2016年11月7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进一步防范和打击通讯信息诈骗工作的实施意见》,要求各移动转售企业要对170、171号段全部用户进行回访和身份信息确认,对未登记或登记信息错误的用户进行补登记,2016年底前实名率达到100%。

2017年2月28日,最高检、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的“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17年6月27日,“徐玉玉案”在临沂市中院开庭。

免责声明: 本文(徐玉玉之父:想打工改善下生活 无法原谅诈骗者)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广东之窗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广东之窗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图片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gd@igdzc.com


站长QQ:342260605

总编信箱:gd@igdzc.com

粤ICP备16091173号-2

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8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