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 » 资讯 » 明知道算命是封建迷信,但许多中国人还深信不疑

明知道算命是封建迷信,但许多中国人还深信不疑

2017-07-18 05:05:31 来源:浪潮工作室
内容摘要: 在中国的官方话语中,算命占卜(包括择日、算命、看相、风水、驱鬼等)属于“封建迷信”,是愚昧落后的表现。算命这个行业在中国并没有合法

明知道算命是封建迷信,但许多中国人还深信不疑

在中国的官方话语中,算命占卜(包括择日、算命、看相、风水、驱鬼等)属于“封建迷信”,是愚昧落后的表现。算命这个行业在中国并没有合法的地位,没有哪个算命从业者能拥有真正的营业执照。在某些地区,算命先生甚至一度和妓女嫖客一样,是公安“严打”的对象。

在徐童拍摄的纪录片《算命》中,算命先生厉百程正在分享他的被抓经验。/《算命》
在徐童拍摄的纪录片《算命》中,算命先生厉百程正在分享他的被抓经验。/《算命》

然而,在今天的中国,算命行业却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迹象。比如,百度键入“算命网站”,你会发现多达一千万个相关网页。作为国内较大的网络算命社区之一,“元亨利贞算命论坛”的会员人数由2003年的5万人迅速发展到今天的60万人。在线下,一些城市出现了算命从业者聚集的街区,各种与算命相关的出版物也越来越多。

淘宝搜索
淘宝搜索“算命”,各类大师让你挑花眼。

根据中国科协发布的《第三次“中国公众对未知现象的抽样调查”报告》,在中国,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人“非常相信”或者“有点相信”算命。而且,超过40%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曾经算过命,其中更有2/3的人表示日常的行为会受到算命结果的影响。另据上海市科教团工委在2005年公布的《当代上海市青少年科学素养调查报告》,22%的受访青少年表示完全相信网络算命。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中国人仍然相信算命这一典型的“封建迷信”呢?

人人都迷信

对此,中国科协的解释是,中国普通民众的科学素养不高。

如果一个人的科学素养主要由其接受的教育水平所决定的话,那么,教育水平越高的地方相信算命占卜的人应该越少。根据英国教育出版公司培生(Pearson)集团公布的2014年全球教育系统排名,韩国和香港在全球教育中分别排名第一和第四。但是,这两个地方的迷信产业却异常红火。

根据韩国《朝鲜日报》的报道,人口不足5000万的韩国拥有各类算命从业者30万人。算命占卜行业的总产值在2005年就已经达到了2万亿韩元,和2004年韩国电影产业的总产值相当。首尔的钟路2街、东大门和大学路等繁华路段都有算命先生的聚集区。此外,形形色色的算命“蒙古包”、“哲学馆”以及“四柱咖啡厅”遍布在韩国的街头巷尾。

2014年5月19日,韩国首尔,朴槿惠也许是韩国最有名的迷信爱好者。/视觉中国
2014年5月19日,韩国首尔,朴槿惠也许是韩国最有名的迷信爱好者。/视觉中国

教育水平排名第四的香港也是远近闻名的“迷信之都”。算命先生和风水师在香港如金融白领一般,都是相当体面的职业。除了提供一对一的咨询服务之外,他们还在报刊杂志电视电台开设专题节目,为市民讲解各种风水命理疑难。各类命理运程预测的书籍在香港市面上更是多不胜数。无论经济大势好坏,这类书籍都有着稳定的销量。

可见, 一个地区是否迷信并不是由其教育水平的高低所决定。

事实上,类似算命占卜的迷信在各个社会中普遍存在。根据《剑桥英文词典》的定义,迷信(superstition)是“不以理性和科学思维为根据的信念”,并且这类信念“常常诉诸神秘的力量来解释事件的起因”。

2017年3月27日,贵州仁怀,田间航拍的八卦图风光。/视觉中国
2017年3月27日,贵州仁怀,田间航拍的八卦图风光。/视觉中国

对于迷信,有一种经典的心理学解释。詹妮弗·惠特森(Jenifer Whitson)和亚当·加林斯基(Adam Galinsky)的实证研究显示,当人们不知道某些事情为何发生,因而也无法控制这些事情的发生时,人们倾向于虚构对于这些事情的因果解释,相信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因果关联。为的是获得一种控制感(a sense of control),以消除未知或者不确定所带来的紧张和焦虑。这种普遍的心理倾向便是迷信的根源。

据说,网球名将费德勒早年在某次比赛中状态出奇的好,而那次比赛他刚好穿了一件红色T恤,费德勒从此便认为红色T恤能够给他带来好运。这便是典型的迷信行为,因为,实际上,红色T恤与费德勒在那场比赛中的出色发挥并没有因果关系。同样的,烧香拜佛不会导致孩子考上好大学,一个人的出生时间与他的性格,婚姻,工作,寿命之间也没有因果的关联。

2017年6月9日,江苏淮安慈云寺,高考最后一天仍有市民为高考学子烧香。/视觉中国
2017年6月9日,江苏淮安慈云寺,高考最后一天仍有市民为高考学子烧香。/视觉中国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迷信的倾向。也许你不相信算命,不会去烧香拜佛,也不认为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会影响你的运气,但你很有可能会做下面两件事情:

(1) 在用“剪子包袱锤”决定输赢的时候,如果你第一次出“包袱”输了,那么,下一把你很有可能不会再出“包袱”。

(2) 在幸运号码开奖时,如果中奖号码是125,而你手里的号码是124,你会认为你差一点儿就中奖了。

上面两个例子中都包含迷信的行为。如果你认为下一把你不应该出“包袱”,那么,你就在第一把和第二把的输赢之间假想了一种因果联系。而这种因果关系实际上并不存在,每一把的输赢都是独立的事件。如果你认为你距离中奖就差了一个1,那么你就在不同数字的中奖概率和不同数字的数学关系之间建立了一种联系。而事实是,每一个数字的中奖概率都是一样的,124和888距离中奖一样远。

2012年10月10日,江苏苏州。一千个彩民眼中,就有一千种彩票走势图。/视觉中国
2012年10月10日,江苏苏州。一千个彩民眼中,就有一千种彩票走势图。/视觉中国

无论是“剪子包袱锤”还是幸运抽奖,其结果都是不确定的,超出了我们所能控制的范围。这会给我们带来一种消极的心理状态:紧张,焦虑或者迷茫。迷信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这种消极状态。

中国科学院的饶丽琳等人通过核磁实验证明,被试者在选择基于迷信决策时,大脑的右侧额叶中回的激活程度要低于理性决策时的水平。根据以往的观察,人们在处理不确定的事件或者处于紧张焦虑的状态时,大脑的右侧额叶中回会异常活跃。对此,一种解释是,迷信会在决策时给我们一种自我肯定(self-affirmation)的感觉,从而有效地降低了不确定性所带来的不良情绪。

大脑的右侧额叶中回活动与迷信决策有关。/中国科学院
大脑的右侧额叶中回活动与迷信决策有关。/中国科学院饶丽琳等人

因此,只要存在我们无法合理解释和无法控制的东西,只要我们渴望缓解未知所带来的焦虑,就存在滋生迷信的土壤。正如腓特烈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所言:“迷信是人类心灵的弱点,它一直并将永远潜伏于我们的心灵之中。”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人人都迷信,中国人当然也一样。根据董向慧的调查,当代中国的算命者求测事件排在前几位的分别是:婚姻、爱情、财运、事业,而健康、子女学业则排在后面。这当然不是偶然。

结婚之前要算命,自古如此。古代婚姻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就是说,主导婚姻的并非男女当事人,而是双方的父母和媒人。青年男女在结婚之前根本就没怎么见过面,更没有恋爱磨合的过程。在盲婚哑嫁的情况下,婚后生活的不确定性当然会很高。

于是算命先生搬出传统术数中的“合婚”,声称只需测算生辰八字就知道两个人是不是相克,女方能不能旺夫,以及婚后能不能生儿子,简单明了。这一方面有助于打消新人及其父母在婚前的顾虑,另一方面也可以给不满意对方的父母提供拒绝的借口。何乐而不为?   

因此,至少从唐代开始,“合婚”就成为中国各地的结婚风俗之一。胡适在自传中曾讲过他父母的成婚过程。他父亲当时在外地做官,身边没有女眷,于是回老家续弦。经人推荐觉得他妈妈不错,就委托媒人要来八字,得知两人八字特别合才开始提亲。而在此之前,胡适的妈妈仅见过他爸爸一面,还只是在务农时看见他爸爸路过。

2011年9月25日,江苏南通,一对青年男女在听算命先生讲解。/视觉中国
2011年9月25日,江苏南通,一对青年男女在听算命先生讲解。/视觉中国

当代中国社会,婚姻的选择权越来越多地归还给了个人。不过“自由恋爱、两情相悦”的择偶模式其实并不能降低中国人所面对的婚恋风险。虽然人们拥有了选择爱情的自由,但茫茫人海,没有人能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找到真爱。为了安慰自己,很多人把这种无法掌控的概率称为“缘分”。这和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实际上只有一步之遥。

不仅寻找爱情需要经历迷茫,步入婚姻殿堂之后能否走到终点也是前途未卜。民政部公布的《2015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中国的离婚率连续13年逐年上涨。据统计,2015年的“粗离婚率”(离婚对数除以总人口数)已经是2002年的3倍多。北京、上海、深圳、广州位列离婚率最高的十大城市前四位,离婚率分别高达39%、38%、36.25%和35%。

2016年8月30日,上海徐汇区民政局,离婚登记处人满为患。/视觉中国
2016年8月30日,上海徐汇区民政局,离婚登记处人满为患。/视觉中国

在“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压力之下,当代的青年人迫切地需要降低婚恋中的不确定性。尤其是考虑到无果而终的爱情所带来的各种痛苦和损失,每一个人都想要尽早知道和对方是否真的合适。这时,“八字合婚”就又有了市场。算命先生承诺,只需输入出生时间,就能知道两个人之间是转瞬即逝的“桃花”,还是命里注定的姻缘。

现如今,追求财富已经成为中国人最主要的社会活动之一。在全球经济互相影响的今天,经济活动中的不确定因素越来越多,没有人可以完全控制其中的风险。所处的行业风险越高,越容易相信算命。比如,娱乐明星,运动员,和生意人中从来不乏求神拜佛、笃信算命的人。考虑到中国官员极富偶然性的晋升和落马方式,以及最近几年轰轰烈烈的反腐运动,官场也是迷信的重灾区。

2017年2月2日,河南开封,算命的业务范围覆盖极广。/视觉中国
2017年2月2日,河南开封,算命先生的业务范围覆盖极广。/视觉中国

经济活动的风险也可以在就业的稳定性上有所体现。中国其实是跳槽率非常高的国家。根据怡安翰威特(Aon Hewitt)的调查报告,2012年中国的员工平均流动率达到15.9%,已经超过美国在全球处于前列。2016年的全国员工平均离职率更是高达20.8%。另据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2016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2015届大学毕业生毕业半年内的离职率高达34%。

不稳定的就业驱使不少中国人求助于算命占卜来排解内心的紧张感。例如,在2008年爆发全球范围内的金融危机之后,截至2008年10月底,上文提到的“元亨利贞算命论坛的注册用户同比增长21%,与就业择业相关的帖子则增加了30%之多。

相比之下,随着生活水平尤其是医疗条件的改善,当代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比古人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影响健康的诸多不确定因素现在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在这种情况下,求神问卜显然不如求医问药划算,后者同时可以起到心理安慰的效果。这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不少算命先生改行或者同时做起了中医的生意。这其实算不得不务正业,因为很多中医也和算命一样,只起个安慰剂的效用。

算命和中医本来就共享了一些理论原理。
算命和中医本来就共享了一些理论原理。

至于子女的学业,当然取决于子女所能接受的教育质量,而这一点越来越取决于父母的房子买在哪里。因此,身为父母,与其测算孩子的学业前程,还不如算一下你的财运事业什么时候能让你买起学区房。还是算命论坛里的一位“大师”说得明白:“这孩子的八字不用父母刻意操心,买好房子,富贵不难。”

算命先生也是心理咨询师

事实上,算命从业者早就参透了迷信心理的奥秘。除了借助《周易》、传统文化和国学来论证自身的合理性之外,越来越多的算命先生将自己的服务定位为“心理咨询”或者“人生指导”。

根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李耕博士的研究,在当代的算命从业者那里,“信任”比“准”更重要。调查显示,很多算命先生都认为自己有两个心理层面的职责。一是在顾客彷徨无助左右为难的时候,权衡顾客内心原有的考虑,帮他们拿一个主意。二是不论顾客的实际状况如何糟糕,都要以正面的话语劝导,给人希望,绝不泼冷水。此外,算命先生会鼓励顾客尽情倾诉,来帮助他们宣泄不良的情绪。

2011年10月23日,算命先生最大的秘诀就在于“信任”。/视觉中国
2011年10月23日,算命先生最大的秘诀就在于“信任”。/视觉中国

虽然心理咨询行业在中国有合法的地位,被官方认可也有科学的支持,但正规的心理咨询刚刚起步,尚未达到标准化。而且,相比算命,去正规的机构去做心理咨询有两个明显的劣势:一是顾客会被看成是有心理疾病的病人,从而额外地背负上一种心理压力,而去算命则完全没有这种顾虑;二是心理咨询往往收费较高,且咨询周期很长,耗费精力。

一个名为“朱算子”的网络算命从业者曾写过一篇题为“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命理”的文章,在算命论坛里很受追捧。他说:

“算命的真正意义,在于让人们正确地认识命运,理解命运,从而调节好一些不积极、不健康的心理和生活态度,让自己更加理性而平和地面对生活和接受生活。... ...让悲伤的人变得快乐,让颓废的人变得积极,让极端的人变得平和,这才是一个命师的真正责任。”

2015年3月14日,陕西西安,“占星测字”本质和“算命”没有区别。/视觉中国
2015年3月14日,陕西西安,占星测字本质和算命没有区别,都是提供心理咨询。/视觉中国

算命从业者的这种身份转变其实是很自然的。在中国古代,算命先生本来就和和尚妓女一道承担起了舒缓群众心理压力的责任。此外,如果说后两种职业为古代的失足青年、年轻妇女提供了(再)就业岗位,那么,算命占卜行业便为古代残障人士(尤其是盲人)提供了重要的生计来源。

中国古代有瞽史的传统。从天子到庶民,都对盲瞽之人有着特别的看法,认为盲人能够知天之道,述天之秘,预卜命运,更有些盲人在古代国家机构中承担着重要的职务。自先秦开始,盲人就作为知识和文化的重要传承者而拥有颇高的社会地位。然而,根据《三皇遗训》的记载,西汉之后,除了极少数能够进入国家机构担任官职的盲人之外,大多数盲人逐渐沦为依靠乞讨、卖唱和算命糊口的社会下层群体。

2012年3月19日,贵州贵阳,一位捡垃圾的老太给一位拉二胡的盲老太捐钱。/视觉中国
2012年3月19日,贵州贵阳,一位捡垃圾的老太给一位拉二胡的盲老太捐钱。/视觉中国

这一状况一直延续至今。在人们的印象中,很多算命先生都是盲人。例如梁实秋曾说过,北平的“算命先生都是盲人“。根据1929年的一份资料显示,在汉口从事算命占卜的908人中有盲人349人,占38.4%。而天津1930年登记了390名算命人员,其中盲人有165人,占到42.3%。同年,上海登记的623名算命占卜从业者中,盲人306人,更是占到了49.1%。

1949年之后,政府对于“封建迷信”活动严加取缔,使得算命占卜在某些地区一度绝迹。客观上,这使得很多盲人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所幸这一砸人饭碗的政令以失败而告终。 80年代,算命活动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复兴。

类似的事情其实在中华大地上已经发生过一次。1928年9月,国民政府内政部制定并公布《废除卜筮星相巫觋堪舆办法》,要求在三个月内禁绝卜筮星相等迷信活动。政令一出,立即遭到全国各地盲士工会、慈善团体联合会以及各种残疾人组织的抵制。

其中一份《盲士公会宣言》明确指出,盲人“生计艰难,习星相实属无奈”,取缔卜筮星相等于剥夺了盲人的生计。结果,政府主导的取缔措施只得不了了之。根据《申报》的描述,1930年,“一般星相家,名虽遵令改业, 实则仍操旧日生涯,门庭若市”。

2017年3月7日,陕西西安,与算命类似,按摩是盲人为数不多可以从事的生计。/视觉中国
2017年3月7日,陕西西安,与算命类似,按摩是盲人为数不多可以从事的生计。/视觉中国

尽管如此,算命在今天的中国并不被视为正当职业,得不到官方的支持,盲人算命从业者在当代社会仍属于边缘群体。正鉴于此,国家在2004年启动了盲人心理咨询师远程网络培训计划。这或许能给本来就精通此道的盲人算命先生提供持证上岗的机会。

当然,也有很多算命占卜的从业者不认为自己说的东西是迷信。最具代表性的例子莫过于香港“明星风水师”郑国强。2014年3月30日,郑国强在广州肇庆的长乐墓园为客户看墓地风水。谁知墓地附近突然山洪暴发,身处山坡的他避走不及,被山泥活埋,终年50岁。此前他曾撰写“肇庆长乐墓园后山区结将军大座局”一文,断言长乐墓园乃难得一见的风水宝地。也许是这片地实在是太好了,郑国强才选择不惜亲自葬身此地,为其子孙后代先占一个座位。

参考资料:

[1] Skinner, B.F., "'Superstition' in the Pige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1948.

[2] Whiston, J.A. & Galinsky, A.D., "Lacking Control Increases Illusory Pattern Perception", Science, 2008.

[3] Rao Li-Lin, Zheng Yu, Zhou Yuan & Li shu, "Probing the Neural Basis of Superstition", Brain Topography, 2013.

[4] 中国科协调研宣传部,《第三次“中国公众对未知现象的抽样调查”报告》,2003。

[5] 上海市科教团工委,《当代上海市青少年科学素养调查报告》,2005。

[6] 刘倩,“爱算命的韩国人”,《视野》,2008。

[7] 董向慧,”当代青年人热衷网络迷信的社会学分析“, 《青年现象》,2010。

[8] 董向慧,《中国人的命理信仰》,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

[9] 朱算子,”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命理“,新浪博客,2010。

[10] 李耕,“当代算命占卜的自我合理化”, 《民俗研究》,2014。

[11] 胡适,《四十自述》,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年。

[12] 陈建华、潘玉红,“弱势还是强势:中国盲人社会地位的悖论”,《甘肃社会科学》,2012。

[13] 陈建华、潘玉红,“四两拨千斤:从国民政府取缔迷信运动看弱势群体反抗”,《山西档案》,2016。

[14] 郑杰文,“新发现的《三皇遗训》”,《文献季刊》,2009。

[15] “救济盲士根本办法”,《申报》,1930。

[16] 怡安翰威特,《2016年中国人力资本调研》,2017。

[17] 麦可思,《2016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2017。

[18] 民政部,《2015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http://www.mca.gov.cn/article/sj/tjgb/201607/20160700001136.shtml,2016。

[19] 孙梦丹,“你真的不迷信吗?”,知乎,2016。

[20]徐童,纪录片《算命》。

免责声明: 本文(明知道算命是封建迷信,但许多中国人还深信不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广东之窗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广东之窗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总编信箱:gd@igdzc.com

法律支持: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 刘云海律师 粤ICP备16091173号-2

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7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