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 » 资讯 » 为了能上北大清华,这些高中不惜软禁高分考生

为了能上北大清华,这些高中不惜软禁高分考生

2017-07-18 05:05:50 来源:下划线
内容摘要: 对一个三四线城市或者小县城来说,能让一所高中最快速成名的方式,就是这所高中今年有几个学生考上了北大清华。人们可能忘记当年发生的其他

为了能上北大清华,这些高中不惜软禁高分考生

对一个三四线城市或者小县城来说,能让一所高中最快速成名的方式,就是这所高中今年有几个学生考上了北大清华。人们可能忘记当年发生的其他事,但是对于哪个学校、谁家的孩子、以多少分的成绩考上了北大清华却都如数家珍。

学校本身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快速出名的机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的学生考进北大清华。甚至会逼你去北大

逼你去北大

对很多小地方的高中来说,可能每年只有几个甚至几年只有一个考生可以顺利的考入北大清华。当学校看到有学生的分数接近北大清华的分数线时,他们就会不顾这可能是北大清华最差的专业,或者考生有机会读其他学校更好的专业,逼迫考生去报考北大清华。

根据之前的报道,北京某大学的W老师称,去年他去南方Y 省(因涉及利益关系,文章中许多省份学校以字母替代)招生时,当地一所中学的多名学生反映,校长要求学校所以超过660分的学生,都必须报考北大医学部。该省的另一所学校曾有考生因拒绝学校的安排,遭到副校长、班主任等人“软禁”,轮番劝说长达6小时之久。

强迫学生报考北大并不是偶然的案例,很多省市都有这样的现象。在H省的某所中学,学校领导要求学生报考北大医学部而放弃自己心仪的另一所大学,甚至拥有考生志愿填报系统账号和密码的校长,还未经考生同意就给他填写了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志愿。在临近H省的S省,当地的中学在考生填报志愿时进行大规模的“动员”工作,给考生施加压力。

2003年8月2日,江苏淮安,一位老师费尽口舌劝考生填报志愿。/视觉中国
2003年8月2日,江苏淮安,一位老师费尽口舌劝考生填报志愿。/视觉中国

考生不仅会受到学校的强制要求,有时当地政府也会干涉考生填报志愿。2010年复旦和湖北远安县某考生本已谈好,但就在该考生找招生老师签协议的路上,一名副县长给他打电话,坚持让他改报清华,因为他是县里第一个考上“清华线”的。该考生不得不在压力下服从,县里为此奖励他5万元作为补偿。

除了强迫手段的威逼,还有利诱方式让考生报考北大清华,对考上北大清华的考生给予现金奖励,被称为“奖教奖学”政策。东莞的因为巨额“奖教奖学”资金在广东省出名。2010年虎门一考生考上清华,因此他得到60.5万元的现金奖励。而这些资金大部分是来自政府和社区。

奖励金不只是来自政府,学校也不惜用高额奖金来吸引学生报考北大清华。根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东莞的光明中学曾在10年间共计派出1000多万元的奖学金。凡是考上北大清华的,每人都奖励10万元。东莞其他民办高中也有同样的政策,例如东华高中和翰林高中,针对清华北大生,每生都奖励10万元。去年东华27人考上北大清华,仅此一项东华高中就发出去270万元的奖金。

2005年7月5日,山东省日照市高考的文理科状元领取奖金。/视觉中国
2005年7月5日,山东日照,高考的文理科状元领取奖金。/视觉中国

三四线城市或者小县城的高中与大城市的高中相比,更重视北大清华。因为这些地方与大城市相比,政府没有发达的经济为教育提供充足的经费支出,去发展素质教育,家庭能提供的教育条件则更少。应试教育自然而然就成了这样的城市的首选。

政府学校一起受益

北大清华不只是考生和家长最向往的学府,政府和学校同样看重北大清华的录取上线率。学校现金鼓励学生报考北大清华,政府则重金奖赏学校。甚至资金奖励会写入政府的财政预算。

2013 年3月,河南省沈丘县对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和学校实行一项奖励政策。这项政策被写入当年该县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着力加强高中教育 管理,不断提高教学质量和高考升学率,每考入清华、北大一名学生,县政府奖励50万元。力争用2-3年的努力,打好教育翻身仗”。奖励政策则出自当地政府提出的“创名校、争名牌,打造一个全能学校”的想法。

2013年7月13日,河北衡水中学培养河北八成以上北大、清华生源。/视觉中国
2013年7月13日,河北衡水中学培养河北八成以上北大、清华生源。/视觉中国

奖励资金县政府的分配方案是每名考生奖励10万元,该学生的初中母校得5万元,剩下的资金在高中学校老师中分配。这项奖励政策从2013年开始实施,当年全县有两名学生考上清华北大,奖励资金全额兑现并发放。

资金奖励只是高中获益的一部分,考上北大清华在教师评职称晋级上也获得格外优待。教师职称晋级需要积分,县、市、省优秀教师以及教龄都参与积分,教龄一年可以积0.5到1分,国家模范(教师)才加9分,但培养一个清华北大学生,老师可以加20分,甚至30分。

每年有几个北大清华考生,这所高中就会成为当地人最津津乐道的话题,迅速成为当地的明星。择校生在选择学校时,这些学校自然成了首选。收取择校费时也更有话语权,普通的高中收取8000元择校费时他们就可以收到15000元。有些高中,一个班级择校生可以占到统招生的一半还多。

2014年6月17日,南京中考咨询会,北清率无疑是家长选学校的指标之一。/视觉中国
2014年6月17日,南京中考咨询会,北清率无疑是家长选高中的指标之一。/视觉中国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这些高中也自然成了宠儿,是地方政府打造教育GDP的重要手段。教育行政化的背景下,上级教育部门会制定相应的评价体系和绩效标准对地方教育进行评估,主管教育的官员的政绩也与北大清华的上线率挂钩。所以这些考上北大清华的考生不仅为学校争光,更为地方教育政绩带来了名声。

因此地方的教育经费、师资力量都会向他们倾斜。例如有北大清华考生的学校与普通高中相比,拥有更好的教师配备,更好的宿舍学习环境。普通高中能与之相比的,恐怕只有学校食堂了。几年下来,高中之间就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一条线,普通高中很难翻身。

教育生态失衡

人们常常认为能够考上北大清华,就是把当地的教育水平提高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促进与城市的教育差距。然而事实可能刚好相反,政府学校合力打造的“超级中学”,正在加剧教育生态失衡。

北京大学一项关于“超级中学”公平与效率的实证研究,使用了K大学2005-2009年的招生数据,按照位于省会或大城市、学生规模大、垄断当地一流生源和教师、“北清率”高这样4个标准,对31个生源省份逐一进行了分析。分析结果从K大全国2082所生源中学中标识出了84所“超级中学”。

84所超级中学5年中一共占有K大全部录取计划的40.30%,而其余1998所一般中学才仅占到录取计划的59.70%。2005-2009年间超级中学占K大录取人数的比例逐步由2005年的35.40%提高到2009年的43.80%。这表明,在高考和自主招生两大录取机制下,K大录取名额向超级中学集中的情况不断加剧,各省不同中学之间的均衡被逐渐破坏。

“超级中学”公平与效率的实证研究。
“超级中学”公平与效率的实证研究。

谈论“超级中学”,肯定绕不开衡水中学。今年,衡水中学在浙江开办衡水平湖学校。该校计划招收90名高一新生,其中60名面向平湖,另外30名面向全国。而第一期招生的这90个孩子,是根据孩子初中阶段3年的成绩,面试跟测试为主的考试,择优录取。加上奖励金的诱惑,基本上垄断了平湖地区的优秀学苗。当地其他中学的考生录取率很难不受到影响。

2013年7月13日,“超级中学”河北衡水中学门前贴满了高分学生照片。/视觉中国
2013年7月13日,“超级中学”河北衡水中学门前贴满了高分学生照片。/视觉中国

“超级中学”不仅破坏了学校之间的平衡,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的教育则更加失衡。在这项研究中,K大学来自“超级中学”中农村学生的比例仅为一般中学的1/8。这意味着“超级中学”加剧教育资源分配地域间、特别是城乡间不公平。

“超级中学”公平与效率的实证研究
“超级中学”公平与效率的实证研究

而造成城乡之间教育失衡重要原因之一是小城市的优质生资源逐渐的向大城市流失。根据秦皇岛市教育考试院针对高中优质生源流失问题的研究可以发现,小城市的优质生资源更加偏好去教育资源更加丰富的大城市去读高中。例如,2010年全市中考成绩各县区排名前10%的考生(2555人)2013年未在秦皇岛市报名参加高考的共340人,优质生源流失率为13.3%。其中,拔尖考生流失16人,占当年拔尖考生的21.1%。特优考生流失115人,占当年特优考生的16.8%。

在全部流失的考生当中,流失最多的是青龙县,而青龙县属于教育资源相对落后的地区。该地区2012年高考流失率为18.4%,2013年高考流失率达25.9%,优质生资源流失呈现出逐年上升的趋势。

2017年5月20日,山东济南,历城二中的外地陪读家长与考生。/视觉中国
2017年5月20日,山东济南,历城二中的外地陪读家长与考生。/视觉中国

就算在大城市当中,不同城区之间教育失衡问题同样明显。北京大学在北京地区的中学生源主要来自教育发达、名校众多的海淀区和西城区,这两个区基本上就占据了北大在北京地区生源的60%。而就在教育发达的海淀区,大部分的农村学校,农村完全中学,也都属于薄弱学校。哪怕是城镇,也有24.1%的小学、18.2%的初中、50%的高中和27%的完全中学,属于薄弱学校。优质的资源全部集中在“名校”。

《北京市海淀区基础教育均衡状况调查》。
《北京市海淀区基础教育均衡状况调查》。

在应试教育制度下,具备考取北大清华实力的优质生是“超级高中”的最爱,而那些还未成为“超级高中”,正在为了政绩和各类绩效加分而努力的高中,他们会逼你去北大。

免责声明: 本文(为了能上北大清华,这些高中不惜软禁高分考生)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广东之窗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广东之窗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总编信箱:gd@igdzc.com

法律支持: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 刘云海律师 粤ICP备16091173号-2

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7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