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社会化服务 是我国农业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 2020-12-11 16:58:24

“我们有几百亩试验田,种植着全国30多个育种单位的高油酸花生品种。” 河北省滦州市百信花生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郭秀云说。

郭秀云介绍,以土地流转和托管合作等方式,百信合作社经营着6万多亩土地的花生种植。在不改变农民土地承包权的基础上,通过创新土地种植服务模式,采取土地托管的办法,实现了零散地块的适度规模经营。

近年来,百信合作社创设了智慧农场,所有农机实现GPS定位和自动驾驶,并建立起农产品可追溯系统;针对田间产生的大量废弃物,投资开展秸秆综合利用,解决农民“干不了、不划算”的问题。“现在我们一个人可以打理1000亩土地,靠的就是机械化智慧生产。” 郭秀云说。

在服务业细分领域里,有一块近年来比较热门的生产性服务——农业社会化服务。

农业社会化服务,本质上就是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把一家一户的农民不愿干、干不了的环节集中起来,交给专业化服务组织去做,比如江苏的联耕联种、山东的土地托管、湖北的代耕代种等等。

农业现代化发展,离不开这类专业化、社会化的乡村新型服务业。到去年底,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已达到89.3万个,服务小农户6000多万户。“十四五”期间,将是我国加快发展农业农村服务业的大好时机。

近日,在2020农业农村服务业发展研讨会暨中国农业服务业发展论坛上,业内专家学者、经营主体济济一堂,共商农业农村服务业高质量发展大计。咱们一起来听听专家们的观点。

农业社会化服务,是我国农业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在新发展阶段,农业农村服务业的发展,对于农业农村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

因为,大国小农是中国的基本国情,家庭承包长久不变的制度安排是我国宪法和土地承包法规定的一项基本经营制度。目前,仍有将近70%的土地分散在近2亿的小农户手上,农业还是农民生存和就业的一项基础性产业。

那么,在小农户分散经营为主要形式的背景下,如何通过专业化的生产服务,来解决农村劳动力短缺及老龄化问题,引领小农户进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

2017年,中央设立了以支持生产托管为主的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财政专项,到2019年底,全国一共30个省区市实施了农业生产托管项目,补助的托管服务面积达到1.04亿亩,撬动社会资本投入农业服务业超过330多亿元。

“生产托管,不仅仅把它看成是一种服务方式,而是把它定义为经营方式、经营模式。”农业农村合作部农村合作经济指导司社会化服务处处长李琳介绍,4年来,生产托管项目在农业生产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有力地保障了国家粮食安全。

通过项目的示范带动,2019年接受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的农户数超过6000万个,占全国农业经营户的30%。据统计,试点地区粮食全程托管亩均增产10%—20%,农户亩均节本增效350—390元,有效提高了农民种粮积极性。

在托管过程中,服务组织普遍采用深耕深松、水肥一体化、秸秆还田、免耕播种的绿色技术,实现了减肥减药10—25%,推广了绿色高效生产方式。一些地方还将生产托管社会化服务,作为农民脱贫增收、产业转型升级的有效抓手,陕西白水县推广果园托管,贫困户每亩增收800—1200元。

“从我们的国情来看,不可能也不应该在短时间内,把土地都集中到少数专业大户、家庭农场、龙头企业的手上。”农业农村部农村合作经济指导司司长张天佐认为,这就决定了我国实现农业现代化的路子,既不适合走欧美国家那种“土地高度规模化+设施装备现代化”的路径,也不能仿效日韩“小规模家庭农场+政府高投入下的设施装备户户小而全”的模式。

“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土地集中的地区,通过规模化生产能够实现农业现代化;在土地不能集中的地方,通过服务组织把适用的品种、先进的技术和装备,以及其他的资源要素导入到农业生产过程中,其结果也是奔着农业现代化去的。” 张天佐说。

创新社会化服务模式,促进多元主体融合发展

“总的来说,社会化服务组织还存在着小散弱的问题,支持政策还不完善,服务补贴的方式还有待于进一步优化。” 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金文成说。

补齐这块短板,需要加快构建以农户家庭经营为基础、合作与联合为纽带、社会化服务为支撑的立体式复合型现代农业经营体系,共同推进农业农村服务业高质量发展。

安徽凤台县县长熊寿宏介绍,县里推行“村集体+社会化服务组织+小农户+担保+银行+保险公司”的托管模式,政府对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进行信用评级,银行解决资金问题,保险进行托底,村集体、社会化服务组织以及小农户三方按比例进行分红。

“我们在线上搭建平台,集聚资源;线下建设连锁托管服务站,落地服务。”山东丰信农业服务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董金锋介绍,整合线上资源后,线下按照耕地、作物品种建立相应的托管服务站,目前共有5000多名线下服务人员,向农户提供12个项农业生产服务。

在黑龙江兰西县,采取“先服务,后补助”,服务组织按照与农户签订的托管合同完成服务后,经过严格验收和农民满意度调查,最终确定是否给予补助。县经济服务站站长邢海民介绍,在此基础上确定的托管费用标准,在保证农民增收的同时,让服务组织也有一定利润空间,使之有动力通过补助和利润收入,购进及整合服务装备,不断提高服务能力和质量。

“过去20年,我国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经从39%上升到53.9%。即便如此,整个国民经济的服务业仍属于短板。而其中的农业生产服务业,是最大的短板。”中国农业大学国家农业市场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韩一军说。

“农业生产性服务业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目前总体来讲还处于粗放阶段。”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姜长云说,一方面要发挥龙头企业的引领和示范作用,另一方面,行业协会、产业联盟也要起到支撑带动作用。

专家认为,新时期发展农业社会化服务,应当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发挥政府引导、服务作用,下大力气整合社会化服务资源,创新农业社会化服务方式。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

 

联系邮箱:553 138 [email protected] 法律支持:广东海新律师事务所 刘海涛 律师

粤ICP备18023326号-36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